主页 > 科技 > ◆笑果文化拿到B轮融资,李诞打算怎么花
2019年04月06日

◆笑果文化拿到B轮融资,李诞打算怎么花



笑果文化拿到B轮融资,李诞打算怎么花
据天眼查信息显示,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已经完成B轮融资,投资方为南山资本以及天图资本。天眼查数据还显示,笑果文化于4月2日完成一轮工商变更,注册资本金从183万元增加为189万元,新增投资人南山星曜和天图东峰。两者均为笑果上一轮融资的老股东。目前,笑果的估值达到30多亿元。
从公司对外公布的战略布局来看,这笔钱将花在网剧以及线下业务拓展。
笑果的难处
成立于2014的笑果文化因《吐槽大会》一炮而红。看完一期《吐槽大会》的王思聪曾这样感慨:“这是年轻人喜欢的喜剧表现形态,也是我看好的喜剧消费升级的方向。”
2016年7月,笑果文化获得来自王思聪的普思资本的天使轮融资;
2017年4月,笑果文化完成1.2亿元A轮融资;
2017年5月,笑果文化又宣布完成A+轮融资。彼时,笑果文化融资总额已经超过2亿元,公司估值也达到12亿元。
脱口秀节目异军突起,但热闹之后,以《吐槽大会》为代表的语言类综艺进入平静期。《吐槽大会》遭遇了从第一季到第三季的评价下滑。有观众这样评论:“这个节目就是李诞的朋友圈,圈子越来越大,敢说的话就越来越少。”
除了“明星产品”《吐槽大会》,笑果文化也进行了其他内容的尝试,包括推出了国内第一档美式脱口秀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,美式喜剧综艺秀《今夜百乐门》,以及线下体验式场景演出《噗哧开放麦》等等。不过,美式喜剧脱口秀并未像《吐槽大会》一样成为潮流。 
壹娱观察曾在2018年12月的文章中援引了北脱作品中心总监的李维东观点:脱口秀在中国还是太小众,并且也没有很好的商业模式和行业规则。行业还处在摸索阶段。“脱口秀帮助综艺成长,但形式比较单一。”
2018年3月,游族网络发公告称,拟以600万元转让笑果文化”1%的股权。这也意味着笑果文化的整体估值只有6亿元,与一年前的12亿元估值相比缩水了整整一半。而笑果的财务状况也因此被披露:2017年,笑果的营业收入为1.82亿元,利润为1707万元。这其中,大部分应为《吐槽大会》带来的冠名、植入广告所得。这也意味着笑果的营收过意单一。
北京商报曾于2018年4月的报道中援引了演出行业评论人黎新宇的观点:“脱口秀是个新兴的领域,没有太多可以整合的资源,因此这个产业链条上的各个环节需要公司主动去完善、补足,特别有营收拓展空间的线下布局。”B端的广告收入现阶段可以让笑果文化实现盈利,但是公司必须在C端寻求到成熟高效的变现模式,除了线下的俱乐部,还可将线上内容转化成剧场演出的形态,甚至可以尝试和政府、房地产合作作为商业体,来运营商业演出。
以后怎么办
《吐槽大会》不能永远红火下去,外部的监管压力(2016年7月,《吐槽大会》第一季第一期上线,刚上线就突破了3000万流量,然而仅过了三天就被勒令下架整改)也促使笑果对业务架构和商业模式进行调整及探索。
2017年,笑果CEO贺晓曦曾公开表示,笑果文化将把重心放在喜剧脱口秀底层生态链的搭建上,“成立多少个城市俱乐部、打造多少个校园社团、举行多少场线下演出,从中选出多少人才进入我们的上升通道,这是我们今年最看重的事情。”他还表示,笑果的另一件当务之急是尽快拓展行业可能性,和国外资源取得对接,探索出IP的周边衍生之路。
天图投资合伙人潘攀认为,年轻态喜剧产业链从逻辑来看共分为三个层次:
从这三个层次入手,年轻态喜剧才能够破局升级。
到了2018年11月,贺晓曦向外界透露,笑果文化的终极方向是一个“年轻人+喜剧+生活方式”的公司。言外之意,笑果文化希望能够打造完整的喜剧产业链。
线下是必不可少的一环。除了演出,培训也是一块重要的业务。2017年6月,笑果文化的子公司笑友文化成立。此公司在各地组建校园俱乐部、城市俱乐部,以挖掘脱口秀新人。笑果旗下的噗哧学院专门负责培训新人,为节目输送人才。
贺晓曦在今年3月29日的“笑果文化2019尝鲜发布会”上宣布,2019年,笑果还将与摩登天空合作,打造集美食、喜剧、音乐为一体的新场地。
线下固然重要,线上业务也不能丢。2018年12月,贺晓曦向外界透露:“目前,(笑果)最重要的研发项目就是情景喜剧,这部分内容将会在明年有大突破。”
2019年,笑果将在网剧和短视频综艺两方面发力。贺晓曦在3月29日的发布会上表示,笑果未来将会制作两档剧集《欢迎下榻好莱坞》《约会规则》以及一档短视频综艺《你今天崩溃了吗》,但目前均未敲定播出平台。公司仍然保留了以前的节目。李诞作为发起人宣布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二季将于2019年第二季度强势回归,而《吐槽大会》大会第四季也将于2019年第四季度回归。
至于网剧和短视频综艺是否能成为《吐槽大会》之后的新爆款,还需要时间验证。